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欧阳克】(15)【作者:北斗星司】
【风流欧阳克】(15)【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93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5章、蒙奸耶律,妻子遭淫

  此时,欧阳克在这间屋子里,将送上门来的小东邪郭襄给好好地淫玩儿了一番之后,接着奔走过去,掀开了一边的黄色的帷幄,同时说出了那句话。

  而此时浑身赤裸,不着寸缕的郭襄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往帷幄里看去,却登时惊骇的魂飞魄散,原来,在帷幄之中,竟然站立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的女子,都是皮肤白皙,貌美如花,郭襄立刻认出来了,正是自己的母亲黄蓉和姐姐郭芙!
  「天!娘亲,娘亲和姐姐,怎么会在此处?天啊,这到底是,到底是……」此时的郭襄完全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而郭芙和黄蓉的脸上,此时都是带着晕红之色,浑身却无法动弹,看起来似乎是被人点了穴道。

  「哈哈哈……这边是女人,那边又是什么啊?!」欧阳克嘿嘿笑着,一把走到帷幄的另外一边,将帷幄掀开。

  「啊!」此时的郭襄又是惊讶无比,而且同时面红耳赤,原来,对面的帷幄后面是三个赤裸的男人,分别是自己的父亲郭靖,姐夫耶律齐和弟弟郭破虏,此时三人也是赤身裸体,却不能动弹,郭靖和耶律齐都是怒目瞪视,但下面的鸡巴却似乎是半软不硬,而十六岁不到的郭破虏却是面红耳赤,下身的鸡巴也居然勃起了,虽不如欧阳克那般巨大,可是也有些粗壮了。

  而至于今日之事,其实该分为两部分来说。

  首先是黄蓉,就在今早,她的穴道还没被解开,欧阳克却回来了,抱着一个锦被,被子里是一个赤裸的三十多岁的女人,那是自己的女儿郭芙。

  在看到郭芙赤身裸体的被欧阳克带来之后,黄蓉便知道女儿清白不保了,她心里心痛欲死,可是却毫无办法。

  而郭芙这个时候被点了穴道,当看到自己的母亲黄蓉,居然也是赤裸的在欧阳克这里的时候,她也惊呆了,无比震惊,可是她此时也被点了穴道,无法动弹,也无法出声儿。

  而到了下午的时候,欧阳克将完全无法动弹的自己的母亲和自己,一起带到了那间房子里,将她和母亲赤裸着身子安放在那帷幄之中,而之后,自己的妹妹来了。

  当听到了自己的妹妹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奸淫后,郭芙和黄蓉都是无比震惊,心如刀割,可是此时却是毫无办法……

  而之所以郭芙会被掳来这里,却还要从那晚上欧阳克奸淫了黄蓉开始。
  那一晚上,欧阳克将黄蓉给狠狠地淫玩儿一番,终于一偿所愿之后,当下就要对黄蓉的小女儿郭襄下手,而与此同时,欧阳克更是要彻底将黄蓉母女三人彻底征服,那才能彻底满足!

  因此,欧阳克当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了郭靖了!

  当下,欧阳克将黄蓉点了穴道,置身于床上之后,便穿好衣服,展开轻功,前去寻那郭靖晦气。

  此时,郭靖中了欧阳克的摄心之术,被忽悠的为了所谓的大宋和平,百姓的幸福之类的狗屁理由,竟然将自己的爱妻给出卖了,本身内心便郁闷至极,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后,女婿耶律齐首先迎接上来。

  自从耶律齐娶了郭芙之后,他就成为了郭靖身边的最贴心的帮手,这些年以来也一直辅佐郭靖守城,是襄阳算是郭靖黄蓉之下的头号人物了。

  此时,耶律齐眼见郭靖一脸阴沉地回来,心里奇怪,不知道郭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去见皇上,回来居然这副神情?

  「岳父,你这是怎么了?」此时的耶律齐上前询问,郭靖却有些不耐烦,说道:「没什么,我回房去了……」说着,也不理会耶律齐,直接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耶律齐感觉奇怪至极,却不敢多问。

  而此时的耶律齐并未回房,而是一个人在练武场练功,最近由于战事紧急,而耶律齐要养足精神杀敌,所以暂时和郭芙分房而睡。

  耶律齐练了功夫,大概好些时候之后,忽然但见人影一晃,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耶律齐的面前,一把点了他的穴道。

  本来耶律齐的武功在江湖上也已经可以算一绝了,只是此时对方的出现竟然如鬼魅一般,耶律齐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就直接被那人制服。

  而接着,那人出现在了此时的耶律齐的面前,嘿嘿笑着看着眼前的耶律齐,说道:「哈哈,耶律齐,你这个叛国贼,今日可算是落在了小爷手上了!」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克!

  此时制服了耶律齐,欧阳克直接提起他,就朝着郭靖的房间而去。

  待很快来到了郭靖的房中,欧阳克挟着耶律齐,从窗户往立里看去,却看见此时郭靖拿出了一壶酒,正在喝着,看起来是有些借酒消愁的意思了。

  「哈哈哈,想不到郭靖这傻子也会借酒消愁啊……」欧阳克看到这一幕,觉得很是新鲜。

  郭靖此时自然是在借酒消愁,说实话,他此时中了欧阳克的摄心术,平白无故地就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给让给了皇帝,也就是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地复活的欧阳克,虽然内心是为了所谓的大宋的百姓做事儿,可是此时却也郁闷无比,因此回来之后别无其他事情可做,只能够借酒消愁。

  而欧阳克此时提着已经不能动弹的耶律齐,眼见郭靖正在借酒消愁,也就不去打扰他,而是躲在外面,等待着这个郭大傻子喝醉了之后,自己才好采取措施,一举将郭靖给彻底拿下来了。

  果然,所谓借酒消愁愁更愁,郭靖自己的酒量其实也不怎么样,所以很快也就喝的醉醺醺的呢。

  而此时的欧阳克知道时机成熟,当下身子一闪,已经窜入了屋内,一把点了郭靖的穴道。

  本来以郭靖的武功,就算是此时的欧阳克武功远在他之上,但也不至于一招就能制服他,只可惜郭靖这个时候借酒消愁,自然是愁上加愁,如何能抵挡得住欧阳克的袭击?

  而欧阳克这一下出手也很重,直接就把郭靖给点的晕死过去了。

  「哈哈哈……这下就好了,小爷也该开始办小爷的事儿了……哈哈哈……」
  欧阳克此时嚣张地将无法说话却一脸惊恐的耶律齐放下,接着笑着说道:「耶律齐啊耶律齐,说实话,小爷可是大大的瞧不起你啊!你说你吃蒙古的供养长大,而又不是像郭靖是汉人,而是契丹人,却帮着自己的敌人去残害自己的同胞,并且还给敌人做了上门女婿,搞得现在连个儿女都没有,我想不是你不行,就是郭芙无法怀孕吧?你说你丢人不丢人啊?」

  听到欧阳克说这句话,耶律齐眼中闪现出一丝愧疚之色,很显然,欧阳克的话语说中了耶律齐心里的一些痛楚,他当年为了躲避蒙古的追杀,不得不和妹妹投靠到郭靖家中,娶了郭芙为妻,郭芙为人刁蛮,成亲以后却还算规矩,可是郭芙却被大夫诊断出身体有碍,是不能怀孕有子的,这让耶律齐这个耶律家唯一的血脉不禁感到无比的遗憾,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毕竟在这个时代的人,可没有人想要断子绝孙啊!只是耶律齐要求庇护在郭靖的保护伞下,因此也不敢纳妾,而日间帮助郭靖守城,残害自己的手足同胞,耶律齐嘴上不说,心里也难免有所愧疚,此时听得欧阳克说来,也不禁立刻眼中茫然。

  欧阳克哼了一声,当下在耶律齐身上拍了几拍,耶律齐登时晕厥过去,接着欧阳克伸手搭在耶律齐的胸口上,施展出自己的北冥神功,立刻耶律齐周身内力如潮水一般涌入到欧阳克体内,耶律齐此时处于昏厥状态,全然无法抵抗,更是不知自己马上就成为了废人了。

  耶律齐内力远远不如杨过深厚,此时被欧阳克不过片刻就吸了个干净,整个人萎顿在地,看起来已成废人。

  欧阳克狞笑一声,放开了耶律齐,又将郭靖抓住,施展北冥神功取其内力。
  相比耶律齐,郭靖的内力自然是深厚无比,甚至更在杨过之上,欧阳克内力虽强过郭靖,却也足足吸了大概两刻钟,才终于将郭靖数十年来苦苦修炼的道家内力吸了个一干二净。

  此时欧阳克本就已经身具逍遥子的内力,而这时又连续吸取了杨过和郭靖两大五绝级别的高手的内力,此时体内真气之雄厚真可以说是震古烁今,想来就是段誉复生,虚竹在世,也不是自己敌手。

  「哈哈哈哈,这北冥神功当真厉害无比,有此神功,天下何人是我对手?」欧阳克此时得意无比,随即又想,「如今天下高手,还有一灯,金轮法王,周伯通,黄药师,觉远和尚五人厉害,过些日子想个法儿,把这五人功力也一起吸了,到时候我还不是天下无敌吗?!哈哈哈……

  想到这里,欧阳克一把将已经成为废人的郭靖和耶律齐抱起来,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此时,在另外一间郭府的院子里,一名三十余岁的美丽熟妇正在屋中呆呆发愣。

  这个女子艳如桃李,美貌如花,此时刚刚沐浴,只身穿一袭单衣,身材凹凸,性感火辣,不是别人,正是郭靖黄蓉的大女儿,大名鼎鼎的郭大小姐——郭芙。
  「唉,齐哥今晚又不回来了……」郭芙这个时候坐在自己的床前,默默叹息了一声,眼中满满地都是哀怨。

  她和耶律齐成婚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里,她们表面对外恩爱,其实内里也有自己的苦涩。

  这其中,郭芙不能怀孕这件事儿,最是闹心!

  耶律齐本身修炼的是全真教内功,讲究清心寡欲,而耶律齐为人端正,严谨克己,因此在这女色上一直看的很淡,和郭芙除了新婚之外,同房的次数之后便不多了,尤其是后来诊断出郭芙患有不能怀孕的疾病之后,耶律齐虽然嘴上不说,可是似乎对郭芙产生了隔阂,近些年来以战事繁复为由,少和郭芙亲热,这让三十多岁,正值如狼似虎的郭芙如何奈得住寂寞?

  而更可怕的是,半年前,和那个自己不知道名字,可是却在那方面厉害无比的淫贼有了那苟且之事之后,郭芙的肉体这半年来异常的敏感,尤其是在午夜之间,更是饥渴难忍,真恨不得那根巨大的鸡巴能够再次插入自己那闷骚的下身一般……

  可是郭芙又不能把这种事情跟别人说起,便是对自己的丈夫,那也是不能说的啊,因此她只能在每晚的痛苦寂寞中,干熬着,这样的日子让郭芙很是不耐……

  今晚根据丫鬟的回报,耶律齐又不来了,郭芙纵然心里不爽,可是也没办法,在呆坐了一会儿之后,郭芙只能够脱衣上床。

  本来以前郭芙睡觉的时候,都是要穿贴身内衣和亵裤的,可是自从被那个可恶的淫贼奸淫了之后,郭芙每每午夜之时,都会燥热难当,难以把持,她无奈之下,只能每晚脱光衣服,裸身而睡,渐渐也已经成为了习惯……

  此时的郭芙熄灭了灯光,脱去了周身衣裳,刚刚躺到了床上,就立刻迫不及待地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样她已经用了好久的玩意儿——一副角先生。

  所谓角先生,便是古代女子用来解闷儿的性工具,在襄阳也有贩卖,郭芙自从被欧阳克奸污之后,便难以遏制午夜的饥渴性欲,又不能和丈夫行房,无奈之下,只好偷偷托贴身丫鬟去街市上偷买了这根角先生,拿回来晚上解闷。

  此时刚躺到床上,随着衣裳滑落,郭芙的胴体暴露出来,她一躺到床上,周身便燥热难当,下身的熟女肥穴更是在此时一下子就湿润起来,郭芙赶紧迫不及待地一手搓揉自己敏感而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将那根粗大的角先生,直接插进了自己的那已经开始流水的下身……

  「啊啊……好大……啊……插进来了……啊啊……啊……」

  当粗大的硬物填满了郭芙的下身之时,这个女人疯狂地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她住的这个院子本身很大,而郭芙每天晚上都要自慰,为了害怕别人听到自己这羞耻的叫声,因此郭芙把附近居住的仆役全都打发走了,就连贴身丫鬟,到了晚上也不许靠近,因此郭芙就是叫的在大声,也没人听得见,更无人可以打扰她。
  此时在床上的郭芙,将两条丰满的大长腿分开,下身握着那可怖的角先生,不住地对着自己的下身捅刺,而且力量越用越大,仿佛恨不得把这根家伙狠狠塞入自己身体的最深处才行……

  其实,郭芙这么做,并不舒服,准确地说,是无法解瘾,这根角先生在粗壮,终究也只是个冷冰冰的器物,相比那天晚上山洞那场激情的性爱大战所带来的快感,实在是可以说不值一提,可是郭芙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用这个办法自己解决啊……

  「啊……不行……还是不舒服……呜呜……怎么会……」可是,不舒服就是不舒服,角先生在郭芙的阴道里搅乱了一阵,只能稍微缓解一下阴道的瘙痒和周身的酥麻,可是却始终无法让郭芙这个饥渴的妇人达到最完美的,山洞那晚上一般的极乐高潮,如此摆弄了一阵,郭芙便几乎要气哭一样地将角先生扔到了一边……

  「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呜呜呜……每晚都是……我到底是怎么了啊?!」此时的郭芙都气的哭出来了,纤细的腰肢更是在她饥渴的性欲下不断扭摆……
  而就在此时,忽然,屋子里明亮起来了,看起来是有人点燃了灯火了……
  「啊!」郭芙毫无心理准备,被这忽然点燃的灯火很明显吓了一跳,赶忙从旁边一把扯过锦被,将诱人的胴体一下子遮住,接着看去,却立刻吓了一跳。
  原来,在自己面前竟然站立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那男子身材高大,体态健硕,浑身充满了爆发力一般的男人肌肉,下身一根巨物更是无比硕大,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奸淫了郭芙的那个欧阳克!

  而更让郭芙感觉到无比震惊的是,就在欧阳克的身旁,居然还有一人,浑身赤裸,瘫坐在地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此时被被子遮掩着身子,可是还是露出着洁白的大腿和迷人的粉肩和玉臂的郭芙,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耶律齐!

  方才,欧阳克将郭靖和耶律齐的功力尽数吸干之后,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郭芙的卧室当中,在这里见到了郭大小姐。

  欧阳克心里对郭家的仇恨自然很深,尤其是郭靖,简直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欧阳克非要好好羞辱郭家之人不可,因此他现在却要当着耶律齐这个蒙奸的面,奸污他的妻子了。

  他来到郭芙所住的小院,发现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仆役丫鬟,欧阳克自然不知是郭芙为了自己自慰方便才将丫鬟和仆役都赶走了,但这正符合了欧阳克的心思,他顺手将郭靖给扔在门口,带着耶律齐进入了郭芙的房间。

  此时房中一片漆黑,但是却不影响欧阳克视物如白昼,而他手脚很轻,郭芙又在床上自行淫乱,根本没听到欧阳克进来的声响。

  而欧阳克倒是没想到,这才刚进屋,就听到了很劲暴的声响,在定睛一看,原来是这如饥似渴的郭大小姐,竟然正在自己搞自己!

  这下欧阳克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心想这真是天赐良机,郭芙这淫妇如今饥渴难忍,看起来是半年前自己那次播种让她的性欲无法控制,如此这般也好,于是欧阳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了,又脱去了耶律齐的衣服,以他此时的功力,郭芙自然是无法注意到他的……

  而等到一切办妥,正好郭芙这骚货已经自慰而完,欧阳克点燃了灯火,让郭芙这个如今赤身裸体的裸女,看到了自己。

  「你……你怎么进来的?齐哥?齐哥?!」郭芙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欧阳克,而此时又见自己的丈夫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看起来是给人点中了穴道,这下的郭芙真是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啊……

  「哈哈哈……郭大小姐,你说,半年未见,你还是这么美丽动人……」欧阳克此时色眯眯地盯着郭芙裸露的雪白大腿和香肩玉臂,嘿嘿笑着走上前来,晃动着自己的大鸡巴笑道,「看起来半年前你我风流一度之后,你已经忘不了哥哥的大鸡巴了啊?!」

  当听到欧阳克说道他在半年前已经和郭芙「风流一度」之后,耶律齐心里又惊又怒,此时的愤怒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如果不是穴道受点的话,此时的他都要立刻爬起来,和欧阳克拼命了!

  「你……你胡说什么?!」自己的丈夫就在这里,郭芙哪里敢承认此事,她激动地叫道,「我……我警告你,你别……别乱来,快放了我丈夫,这里是我家,我爹爹妈妈就在这里,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爹爹和妈妈是绝对不会饶你的……」
  「你的爹妈?那好啊,你让他们来啊?」

  欧阳克哈哈一笑,说道,「刚才小爷还有些不明白,为何你这么大一个院子,连个丫鬟仆役都没有,看到现在我才明白,感情郭大小姐晚上睡觉,喜欢自己脱光了衣服以后自己搞自己,若是这院子里有仆役丫鬟,只怕早已经藏不住了吧?哈哈哈……你现在喊啊,小爷倒是要看看,有谁听得到?!」

  「你……你……」此时听到欧阳克这般说,郭芙真是又羞又气,她将丫鬟仆役支开,本是因为脸皮子薄,自行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希望被别人听到,哪知道现在却落了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局面。

  「啊啊……那根……那根家伙……这么……这么……」可是,郭芙此时却已经不在想那个事儿了,而是看着慢慢走进的欧阳克,下身那根粗大无比,达到六寸多长的巨大铁物,坚挺傲立,就在自己的面前晃动,郭芙本就是饥渴难忍,此时又见这粗大物事,一时之间,手脚酥软,遮住了胸口私密部位的锦被也抓不住了,一下子掉落下来,令郭芙这个三十多岁的美妇的一对饱满的熟女玉兔被欧阳克看得一清二楚。

  「哈哈哈……好大的奶子啊,有半年没玩儿了吧?今日小爷要好好当着你丈夫的面稀罕稀罕你……」说着,欧阳克手指对着一旁的耶律齐一点,一道隔空解穴之法,立刻解开了此时封住了耶律齐身上的上半身的穴道的束缚,耶律齐虽然不能站起身来,可是此时却能手臂挥动而说话了。

  只可惜他此时内力已经被欧阳克给吸干了,周身根本毫无力气,即便是上身可以动弹,却也已经无力做什么了。

  「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恶贼,放开我妻子!」耶律齐眼见欧阳克这个无耻的淫贼,居然要扑到床上,奸淫自己浑身没穿衣服的赤裸的美妻,耶律齐惊怒交加,直接出口愤怒地大叫。

  只可惜,欧阳克才不会去听耶律齐这个蒙奸废人的话,他整个人已经如饿狼一般,扑入了床中。「啊……不要,不要……」

  此时的郭芙身上的被子一下就被欧阳克给彻底扯到了一边,露出了这迷人熟女的周身玉体,果然是一丝不挂,而她本人虽然肉体已经十分饥渴,可是自己的丈夫毕竟还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又如何可以在他的面前被别的男人奸淫?

  只是被欧阳克健壮的身躯一下子整个儿压在身下,郭芙感受到欧阳克炙热的身躯,竟然浑身无力,无法挣扎。

  欧阳克半年前自打玩儿过郭芙以后,这半年里倒是时常想起这个美人儿,虽然说郭芙美貌不如黄蓉和小龙女,可除了这二女之外,郭芙已经是欧阳克一生所见最美女子,此时能够再和她欢好,而且还是当着她丈夫的面搞她,欧阳克心里自然是无比开心。

  将这迷人的熟妇压在身下,欧阳克的大手直接按在了郭芙诱人的双乳山峰之上,这两团浑圆的肉球比之半年前的那对宝贝,似乎又大了一圈,欧阳克熟练地将这对山峰把玩儿在手,手法变幻,直揉捏的郭芙阵阵酥麻,一股股自从半年前那场激情以后,就再也没有过的难以言明的快感,如电击一般,不住传上她动人的玉体,令她娇躯颤抖,无法抵抗。

  「啊啊……啊……不要……恶贼……啊……难受啊……啊啊……别别……啊……」

  郭芙的肉体本就敏感,饥渴难耐,此时被欧阳克不过挑逗了几下,她的情欲大开,早已经缴械投降,就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开始无所顾忌地浪叫了。

  「啊……啊?芙儿,你……你怎么会……怎么会……」本来耶律齐还在为自己的妻子惨遭这个恶贼的侮辱而愤怒,可是此时,被欧阳克压着,不过就被摸几下,自己的妻子居然就叫喊的如此不要脸,那羞耻的呻吟就算是和自己新婚行房的时候也从未这帮淫乱放荡过,这让此时的耶律齐一下子从对欧阳克的愤怒转而了对郭芙的愤怒。

  「芙儿……你怎么……怎么能叫……你怎能如此,你对得起我吗?!」耶律齐看着此时已经苟合在一起,郭芙完全不在抵抗欧阳克的侵犯的情形,而且这个时候这对狗男女居然还开始亲嘴接吻,郭芙表现的异常狂热淫荡,这让他心里更加发怒,不禁气愤地大叫道。

  欧阳克此时已经在低头和郭芙的小嘴儿来了亲密地热吻,双手同时狂热地亵渎着这个美丽熟妇诱人的身躯。

  他们二人唇舌相缠,在互相激情地亲嘴中两个人都是热情如火,郭芙虽然为人愚钝,可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床上从来都不会弱,被欧阳克挑逗起了无尽地欲望后,她越发主动,此时亲嘴,二人都很激烈。

  而听到耶律齐看着他们两个人亲嘴之后这般的愤怒,欧阳克立刻离开了郭芙的小嘴,郭芙立刻气喘吁吁,张开着雪白的大腿,叫道:「你……你这坏蛋……恶贼,你不亲我了吗……」

  欧阳克的肉棒此时坚硬地顶在了郭芙的小腹上,他嘿嘿笑着一把将郭芙的大腿分开,却不将那大鸡巴插入到郭芙的体内,而是笑着用手指轻轻挑逗郭芙的阴户,笑道:「耶律夫人,你看看,你丈夫如今反对我们做这种事儿了,你说,我们在做这种事儿不大好吧?不如不干了吧?!」

  「不不不……不要……啊……我下面……下面好痒啊……啊……不行了……」郭芙此时被欧阳克轻薄的比刚才还难受,听得此时的欧阳克居然说不玩儿了,郭芙如何肯依?她立刻叫道,「别管那个耶律齐,啊……啊……快……你快点搞我……啊……就像半年前在山洞那样……啊啊……」

  说到这里,郭芙又对着耶律齐大骂道:「耶律齐,你给本小姐住嘴,你这个混蛋,冷落了我两年,你……你现在还来管我……我……我日后都不想在见到你这个负心汉了!」

  郭芙本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女人,这一生除了自己父母和外公之外,那是谁都不放在眼里,嫁给耶律齐之后,虽然说讲究三从四德,对耶律齐的态度算是好了不少,起码也算勉强是个贤妻吧!

  只是,这两年,耶律齐不再和郭芙同房,把郭芙一个人搞得独守空房,本就是让郭芙心里有些不满,如今在这肉体的刺激下,郭芙的心里早已经被痛苦折磨的十分不耐,她现在只想快点解脱出这种难以想象的肉体饥渴,而耶律齐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来阻止她,说她,这让郭芙心里那十分令旁人觉得厌恶的大小姐脾气又犯了,对着耶律齐就骂。

  耶律齐听到郭芙这般痛骂自己,一时之间也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往日还算贤惠的郭芙,此时居然会这般说他。

  而他心里更是无比的愤怒,他本是蒙古官二代,若非家族破灭,被蒙古追杀,怎么也不会去给人家做上门女婿,外加自己都要四十岁了,却因为倒插门娶得妻子没法生育,到现在也没一儿半女心里更是无比的郁闷。

  如今居然在这里,受到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和妻子这般侮辱,心里如何能忍?他立刻就想运气冲开穴道,上前这这对奸夫淫妇拼命。

  可是此时的耶律齐才忽然惊恐地发现,自己的丹田居然是空空如也,竟然一丝内息也是没有了,而自己手脚无力,犹如不懂武功之人一样,这让耶律齐大惊失色,心道,难道,自己成为了废人了?!

  「啊!好棒……好舒服……啊……啊……插进去了……啊啊……啊……」
  而就在此时,欧阳克已经在郭芙淫乱地叫喊声中,将自己的大鸡巴插入到了郭芙的肉穴里,就这样当着耶律齐的面,奸淫起了她的妻子了。

  说是奸淫,可是郭芙却已经完全顺从了欧阳克了,她不是小龙女,也不是黄蓉,对耶律齐,其实郭芙并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她和耶律齐在一起,只是因为她选择了一个青年才俊作为自己的丈夫,就像之前对大小武一样,只是当做丈夫的选择,但这样的话,她当然就不如黄蓉和小龙女对郭靖和杨过那般,有深刻的爱情,此时肉体在欧阳克阳物的奸淫下,在饥渴半年后,尝到第二次的甜头,她早已经是心悦诚服,快慰无比,别说肉体,便连心灵,也已经完全臣服在欧阳克的淫辱下了。

  此时的耶律齐已经不在叫骂了,因为他此时正惊恐地在感受自己体内的内息,他努力想要积蓄起一股内力,可是却毫无作用,自己的内力没了,这下可要比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更严重,更可怕,耶律齐已经是脸上变色,浑身发抖,再也不管床上缠绵的两个奸夫淫妇了。

  欧阳克此时双手将郭芙的大腿捧着,下身剧烈地冲刺,这对狗男女的下体不住碰撞,欧阳克似乎是不会疲累一般,直操的郭芙不住浪叫。

  「哈哈哈……耶律夫人,我在你的丈夫面前奸淫你,你觉得刺激不刺激?爽不爽?!我有没有你丈夫干你的时候舒服?」

  欧阳克此时还很喜欢刺激郭芙这个美妇人,而郭芙肉体被伺候的舒服爽快,她本性就是比较自私,欧阳克玩弄的她肉体欢愉,她也就兴奋而淫乱地配合欧阳克道:「啊啊……啊……好棒……啊啊……我好舒服……好刺激……你……你耶律齐……他厉害多了……啊……啊啊……他根本不如你的啊……啊……好舒服……啊啊……」

  欧阳克和郭芙如此无耻地苟合,完全视若耶律齐如无物,,而此时竟也欧阳克知道此时的时间紧迫,如今已经要到了半夜了,欧阳克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于是在接下来,欧阳克加速魔种的力量,将郭芙在短短一刻钟之内,干到了高潮,接着点了郭芙和的穴道,将她裹在被子里背在,然后将耶律齐给抱了起来,连同外面的郭靖一起,给带走了……

  接着,就出现了第二天,在奸淫完毕郭襄以后出现的一幕了

  当然了,欧阳克顺便在第二天,郭襄到自己的行宫之前,把郭破虏也弄来了,然后和郭靖三人一起脱光了之后,放在另外一边偷听,毕竟欧阳克觉得,一个男人在观看别人欢好的时候可能会因为情欲发作而下身勃起,如果穿着衣服会很不舒服,因此欧阳克给他们脱了之后,让他们可以勃起的时候舒服点儿,也算做做好事儿。

  只可惜,除了郭破虏血气方刚以外,郭靖和耶律齐已经是废人,身体比一般人还要虚弱几分,连勃起都难了……
   1.jpg (13.28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